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Product > 艺旅活动 > Special Package
【新黄山展讯】​艺缘 · 墨趣——馆藏岭南书画名家作品展
浏览量: 2663| 发布时间: 2017-10-12


展览时间

2017年10月22日-31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0月22日上午10:00

主办单位

黄山市美术馆、黄山市新黄山书画院、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

为促进文化交流,广东省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将其馆藏岭南艺术家作品带来黄山,让黄山人民在家门口感受岭南风韵。



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是佛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直属的公益一类文化事业单位,由佛山市人民政府与原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名誉博士、前香港汉荣书局有限公司董事长石景宜先生共同倡议建立。

艺术馆是集收藏保管、学术研究、展览陈列、图书服务、教育推广、文化交流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馆。1998年3月28日建成并正式对外开放。艺术馆占地面积18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设有展览厅、图书馆、画库、书库等设施。馆内现收藏有石景宜先生捐赠的海内外名家书画作品及近年艺术家捐赠及典藏等作品约11000余幅,艺术图书50000余册,珍贵贝叶经130余卷。

从1998年建馆起,在各界领导关心下,艺术馆围绕建设佛山市文化名城的中心工作,通过举办艺术展览、学术研究、公共教育等活动及配备多品种艺术类图书等,坚持为市民提供优质公共文化服务,在提升市民文化艺术素养、促进艺术研究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充分体现了公益性、艺术性、教育性和学术性的特色。同时,艺术馆也是我市艺术信息传播和海内外文化交流的活动中心,是提升城市文明程度和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



石景宜与岭南书画家

朱万章

石景宜(1916—2007)因其广泛的人脉与热心公益的善举,广结善缘,与书画家之间的因缘即肇始于此。现在所见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藏品里,以石景宜或石景宜伉俪上款为主的书画就占了绝大部分。在这些凝聚着石景宜伉俪与艺术家深情厚谊的书画中,岭南书画家作品便占据半壁江山。这些岭南书画,或因作者本身为粤籍,影响及于海内外;或因作者虽为外省籍,但长期寓居岭南,于广东书画居功至伟。在近半个世纪的历程中,石景宜伉俪与不同时期的岭南书画家均保持密切的交往。这些书画,便是其酬和交游的例证,据此或可概见石景宜伉俪与岭南书画家的翰墨渊源,亦可略窥二十世纪下半叶以来岭南书画发展的大势。所以,笔者来探讨并解析这些作品的艺术成因与艺术特色,就显得尤为必要。

在这批岭南书画家中,最早者出生于二十世纪初期,如刘昌潮、黎雄才;最晚者出生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如许钦松、林若熹。他们的时间跨度近半个世纪,其年龄或有巨大差异,画风也各有千秋,时代特征也有天壤之别,但他们共同构成了一部岭南书画的断代史,是了解当代岭南书画发展与演进不可或缺的辅证资料。

刘昌潮(1907—1997)擅画山水、花鸟,尤墨竹著称,其艺术渊源于黄宾虹、潘天寿和刘海粟,受“海上画派”影响较大,其《墨竹图》墨韵明净,恣肆淋漓,以墨的浓淡深浅而巧妙地渲染竹的偃仰摇曳之态,是对苏东坡以来文人墨竹传统的一脉相承。刘昌潮虽然长期僻处潮汕一带,声名不彰,但其画却是潮汕地区文人墨趣的代表,在广东当代绘画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王兰若(1911—2015)和刘昌潮一样,是潮汕地区的画坛耆宿,以兰竹见长,其《兰石图》作于1989年,乃其盛年力作。该画以赭石、浅绛加淡墨写石,水墨写兰,看似寥寥数笔,却很好地传递了“石洁兰芳君好友”的寓意,既是托物言志,也是作者对石景宜的嘉许,可谓别具怀抱。王兰若的艺术历程持续时间半个多世纪,其绘画在不同的时期面貌不同,该画正是其画艺趋于成熟之时,是其早期兰花风格的代表。赖少其(1915—2000)以版画、山水闻名,兼擅花卉,其《西樵山》是写生之作,也是其写意之笔。他以厚重的赭色、焦墨写山石、树木,气象苍浑,草木华滋。此图作于1988年,也正是其艺术渐臻化境之时,故其笔精墨妙,堪称精品佳构,尤为难得的是,画上尚有赖氏自作诗云:“西樵山上白云深,坐对明月听潮音。三洲飘零康南海,青苔路滑访故人”,诗意颇佳,有感事怀人之意,与山水相得益彰。黎雄才(1910—2001)和关山月(1912—2000)都是高剑父弟子,属“岭南画派”的第二代传人,不仅是二十世纪岭南山水画坛的中坚,在整个主流美术史上,也具有一席之地。黎雄才在山水之外,尤精松树,其《山水图》作于1986年,融山水与松树于一体,用笔细腻,秀雅中不乏浑厚之韵,是其鼎盛时期的上乘之作,系“黎家山水”的代表;关山月在山水之外,尤精梅花,其《雪里见精神》作于1987年,以遒劲之墨笔写梅干,以朱砂写梅花,色彩对比强烈,给人视觉冲击力,充分表现出寒梅不畏严寒的生命意志,代表其在山水之余艺术的另一特色。杨之光(1930—2016)和刘济荣(1931—2016)均以人物画立足于画坛,早年都从事过红色主题的人物画创作,八十年代以来,画风为之一变,摒弃了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主题创作,代之以别树一帜的个人画风。杨之光的没骨人物画风将人物画的演进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其《朝鲜族独舞》即是其例。该画以淡红与深红相交融写人物,以干笔写衣纹,干净劲练,飞舞灵动,以简单数笔即将人物的婀娜多姿栩栩如生地呈现在纸上,是其后期人物画的显著特征;刘济荣的绘画则善于将人物置于广阔的场景中,配之以山水、牛羊或其他的环境,画面丰富多彩,使观者得到不一样的视觉体验,其《牧》图即是这种风格的表现,画中仕女虚实相间,色彩与水墨相融,而牛群则以水墨写之,介于似与不似之间。看似随意的挥洒,实则匠心独具,成就了刘济荣晚期人物画的成熟画风。其他如梁世雄的雪山松树,苍茫中见雄伟壮丽,有北派山水风貌;梁铭添的山水以粗犷与厚重之笔写白云峡谷,宏伟中见细腻秀雅;陈章绩的雪山之鹰重在写雪景,运笔纵横捭阖,颇有解衣般礴之势;林丰俗的巫峡烟雨侧重写云烟之景,朦朦胧胧的精致中尽展其笔底风华。他们都代表了关山月、黎雄才以后岭南山水画的中兴,不以“岭南画派”一贯的画风为依托,是二十世纪后期广东画坛的表表者。林丰俗还兼擅花卉,色彩艳丽,清新自然,富有浓郁的南国气息。在山水之外,林墉的人物线条简洁,再辅之以淡青和水墨,人物形象生动,是其早期风格的表现;周彦生的《香雪》以小写意写梅花小雀,水墨淋漓,是其常见的工笔重彩之外的另类笔墨;张自强的《田头野趣》是其在习见风格之外的另类作风,以简洁空灵的构图与用笔表现农家风味,其题材是传统的,而笔墨则是现代的;梁培龙的《大风起兮》以巧妙的题句与鲜活的造型相映成趣,人物变型夸张,生动活泼;陈永锵的游鱼雅俗共赏,在笔墨中可见其驾驭物象的娴熟技巧;方楚雄的月下卧虎重视渲染环境,很有“岭南画派”早期受日本画影响的痕迹。他们在各自领域所表现出游刃有余的笔墨功夫,共同铸造了这一时期岭南画坛的壮丽画卷,画风独特,各擅胜场。当然,岭南画坛代不乏人,画风承传有序,中青年俊彦中,以先攻版画而转向山水的许钦松,画笔气势磅礴,以南人而颇具北人之豪放,所写南澳之景即是如此;林若熹作品中绘画语言丰富,在探索中表现出不同风格、不同气象的绘画风貌,具有典型的当代笔墨情趣,是在传统笔墨之外的别样风景,其花鸟画中小雀的宁静与别具一格的构图,无不彰显此类风格。

此外,在这些岭南书画家中,有两位是极为特出的,一个是鲁慕迅,另一个是李延声。鲁慕迅籍贯河南,主要艺术活动在湖北,晚年客居岭南,《荷叶田田》是其六十三岁时为石景宜所作。大块的积墨、淡彩与荷叶间的花瓣形成鲜明的对比,构思奇特,别绕意趣;李延声祖籍广东,出生于陕西,主要艺术活动在北京,其达摩以泼墨大写意渲染,用笔简率而意境深远,正如其所写的达摩面壁一样,颇具禅意。

画家之外,岭南书法家与石景宜的翰墨因缘亦未遑多让。秦咢生(1900—1990)以书法篆刻驰誉岭南,其临习《爨宝子》而自成一体,对岭南书坛影响甚巨。他在1987年为石景宜所书的《行书七言诗》不仅是其典型书风之代表,其自作诗也折射出对石景宜道德文章的肯定与赞许:“经世文章富石渠,石公画印祕珍书。敷文殖得成流泽,遐迩声华诵穆如”,其艺术价值与文献价值并举。陈景舒(1931—2012)是继秦咢生之后岭南书坛之翘楚,其《隶书王荆公诗》也书于1987年,运笔流畅,静穆内敛,颇具含蓄之美。陈初生和张桂光都是以学者而兼擅书法,皆供职于大学,在传道授业之时,勤于临池,故其书法多具学问文章之气。陈初生的《篆书杨应彬诗》书于1990年,淡泊冲和,极具金石气;张桂光的《行书赏菊寄怀》雍容典雅,运笔中流露出学者的内蕴与稳重。这些书法,虽不能代表岭南书坛,但见微知著,可略窥二十世纪后期岭南书风之一斑。岭南自清代中期黎简、谢兰生、吴荣光以来,都有学者书法的传统。晚清到民国时期,李文田、朱次琦、康有为、梁启超、黄节等,更将这种传统推向高峰。秦咢生、陈初生和张桂光等便是承继遗风,延续了岭南书法的学脉,是近百年来广东书法嬗变的缩影。

除张自强的《田头野趣》和李延声的《达摩》之外,这些岭南书画都是直接写有石景宜上款,显示其与石景宜的渊源。很显然,这些岭南书画既是石景宜与诸家艺术结缘的载体,亦是各个书画家艺术风貌的一个侧影。这些作品大多创作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而这个时代正是多数书画家艺术趋于成熟、渐入佳境之时,故其作品,大多笔精墨妙。有意思的是,由于受画者的需求或创作时空的限制,这些作品从尺幅上,多为四平尺左右的小品;从题材上,大多为山水、花鸟,少量为人物;从画家的选材上,多为最擅长的画科,但也一些精于工笔者创作的写意之作,反而有助于了解画家的不同面貌。这些作品当然不能算是画家们的扛鼎之作,但却是一个阶段创作生态的真实呈现。因而,其历史价值与文献价值同样不容忽视。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作品因是为艺术赞助者(石景宜)所作,且画成后作品相继到了石景宜手中(1998年佛山市石景宜刘紫英伉俪文化艺术馆建成后成为该馆藏品),在画家的展览和作品集中,多不见这些作品。因而,作为全面了解书画家艺术风格的补充,这些作品无疑具有拾遗补缺的作用。若干年后,但凡研究这些画家的艺术成就与交游、艺术历程,这些作品都是不可绕过的重要一环。

作为一个热衷于出版和公益事业的社会热心人士,石景宜向公库捐赠各类图书和文献资料,丰富了国内多个图书馆、艺术馆馆藏,可谓功在学界,泽被后人。所有赠品中,自然也包括这些饱含艺术激情的书画佳作。它们是书画家艺术生命的一个节点,也是石景宜与岭南书画家交游往还的结晶,更是一个时期文化背景与艺术语言生成的象征。无疑,它们的意义已经超越其艺术本身。

二零零七年七月八日时客江门之东仓里美术馆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陈永康


陈永锵


陈政明


李劲堃


李小如


梁江


梁世雄


万小宁


王志敏


邹明



上一篇:【新黄山展讯】溪山行旅——洪波山水画作品展将于9月23日举办
下一篇:【新黄山策划】新黄山美术家走进花山谜窟酒业

Copyright Reserved 2015-2016 新黄山书画院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23718号-1 皖公网安备 34100202000096号